千桜緋雪-ChioHiyuki

请叫我千。 致那些年我爬过的墙头.jpg
填坑全凭心情和催更力度_(:зゝ∠)_

【雷安】恋爱预兆-中-

前文走:

◇虽然打得是中但是感觉还差不止一章才能完结(吐血

◇咳咳这真的不是大阪京都旅游观光指南……



※※※

大阪是一座位于日本西部的沿海城市,从关西空港进入市区的路上能看到停靠在港口的渔船,如同栖在岸边的白色水鸟。

到酒店办理了入住,安迷修问,

“这几天怎么安排?”

雷狮正半个身子躺在椅子里打游戏,听到提问后抬了抬眼,

“先在大阪呆一天,明天坐新干线去京都。”

男人慵懒的声音传入耳中,他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确认备忘录上的文字。

安迷修眨了眨眼睛,

“好。”


他的助理艾比告诉他,此次行程都是雷狮一手安排的,不过并不难推测,真正写计划的人应该是雷狮的全能堂弟卡米尔。


虽然安迷修是个清心寡欲的人,对食物也没有特别的执着,但是雷狮不一样。这人是彻头彻尾的肉食动物。

要说大阪美食就不得不提蟹料理,这其中又属道顿崛的蟹道乐本店最负盛名。面对着一整桌的高级蟹料理,安迷修拿着筷子的手抽了抽。

“艾比说的那个没心没肺的烂好人上司,原来是你啊。”

雷狮喝了一口梅酒,抛出话题的方式和他优雅的用餐礼仪一样自然。

“很抱歉,我既不没心没肺,也不烂好人。曲解一位女士的话,实在令人难以恭维。”

并不把对方刺耳的嘲讽往心里去的安迷修面无表情地安静吃蟹。

“安迷修。”

专心吃蟹的安迷修并不打算理会雷狮。他抬起筷子打掉那只伸到眼前乱晃的手,夹起一只烤蟹腿,沾了沾酱料塞进嘴里。

“你没有女朋友吧。”

这话听了安迷修就不乐意了。如果是疑问句也就罢了,但这偏偏是一个肯定句。但他还是忍住了没骂人,只是手里把蟹腿壳儿掰的嘎嘣响。

“哎我说,你可别不是个弯的吧。”

“……雷狮你是不是有病。”


※※※

17岁的雷狮觉得隔壁班的安迷修暗恋他。

从正常人的常识来想,一个人每天都主动给另一个人送面包啊饼干啊之类的,如果不是喜欢,那还能是什么?而且在连续送了一个月,被吃腻了的他正式回绝后,就摆起了风纪委员的架子处处和他作对,分明就是求而不得的恼羞成怒嘛。

但是问题就出在安迷修非常缺乏正常人的常识。俗话讲就是情商低。

师父从小教导安迷修做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雷狮帮过他,他想要还这份人情,所以给雷狮送去店里早上现做的面包和饼干。被拒绝后,他也只是有一点点的失落,为这个人无法理解师父做的面包有多好吃而感到惋惜。到高二时他被选为风纪委员,肩上担负着指责,自然是少不了和视校规如无物的雷狮以及他的跟班们起冲突。


毕业那天,几个班自发组织去KTV嚎一个通宵,安迷修本来不想去的,但是无奈班上的同学盛情难却,便只好随了大流。

雷狮拉开包间门,就迎面撞上从洗手间回来的安迷修。他俩包间是对门儿。被灌了点儿冰锐的安迷修耳朵和眼角红红的,脸颊不太明显地泛着粉,白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一颗,露出了藏在里面的锁骨。雷狮见他这个模样,鬼迷心窍地把人给咚墙上了。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安迷修第一次给他送饼干那天眼睛里干净的碧绿,还有因为紧张微微发红的耳尖。

这小子是喜欢我的。他想。

被怼到墙上磕了后脑勺的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发作,就感觉到嘴唇碰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攥紧右拳就照着肚子给了雷狮一下子。用了至少八成力,剩下两成是因为后背靠着墙,空间不够,蓄力不足。

把捂着肚子的雷狮扔在了原地,安迷修用手背胡乱蹭了蹭嘴唇,头也不回地跑了。


在这之后,雷狮便再也没有见过安迷修。


不过多年之后还能以这样的方式再见,不得不说,缘,妙不可言。


※※※


两人睡到了第二天快正午,起来就奔着午饭去了。在道顿崛美食街一路吃吃喝喝折腾到下午三四点钟,才就坐了计程车去新大阪站。新干线从新大阪站到京都站只要十来分钟。

“谁阿这么烦人。”

在车上雷狮的手机嗡嗡嗡震个不停,拿出来看一眼,是公司那边的人。不耐烦地敲了几个字过去,又捣鼓了一下,重新把手机塞回兜里。在那之后他的手机再也没出过动静。


抵达京都站的时候,天色已经差不多暗了。

整个车站的建筑风格是十分现代化的,灰色的几何形外观,完全没有古城的气息。

“我们坐地铁去酒店?”

就安迷修个人来讲,是更倾向于选择地铁这个交通工具,而不是有堵在路上的可能性且计价较国内过高的计程车。

“我车都叫好了。”

雷狮将Balmain米色外套的兜帽拉过头顶,盖住自己一头黑发,左手插进裤袋,右手向前一招。这样子的雷狮更像一个没毕业的大学生,而不是杂志封面上那个西装革履的狂狷商人。



卡米尔预定的是京都丽思卡尔顿酒店的和式套房。

从铺着榻榻米的卧室可以看到落地窗外的日本禅宗花园,晚上能听到细细的流水声。

雷狮盘腿坐在榻榻米上,给小学妹艾比发微信。


正窝在B城公寓的沙发里边吃泡面边看韩剧的艾比抬起脚踹了一下弟弟。

“帮我拿下手机。”

“哎哟喂轻点儿诶我的姐。”

埃米埋怨着揉了揉后脑勺,把茶几上亮着屏幕的手机递给姐姐。

“……卧槽。”

“咋了?”

“我学长要泡我上司。”

“哈?哪个学长,哪个上司?”

“雷狮。安迷修。”

“哦……等等……姐你说啥?!”


安迷修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见雷狮盯着手机眉头紧锁。

“钱包丢了?”

“不是。”

“雷氏资金链出问题了?”

“不,是比那更严重的问题。”

“……”

“安迷修,豆腐脑你吃甜还是吃咸?”

“……哈?”

对于话题转变一脸懵逼的安迷修怎么可能知道雷狮刚刚在知乎翻到了一个问题,问的是恋人能不能长久的相处下去主要受哪些因素影响,有个热门回答提到,要看一些生活细节是否相合。

当然,把知乎这个APP推荐给他的人是艾比。

被问了好几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安迷修躺在被子里觉得今天的雷狮有点不太正常。其实仔细想想会发现这人就没怎么正常过。于是他把被子往上一拉,眼睛一闭,睡了。


※※※

京都,别名平安京,是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

她经历过日本历史上最有名的政变的血腥,也有着无数为人称道的美丽传说与歌谣。

你可以在祇园窄小幽深的巷子里偶遇绘满桃花的油纸伞,衣着华丽的艺伎;也可以在热闹壮观的北野天满宫欣赏天神最爱的梅花,白衣红裙的巫女。

称职的摄影师——安迷修,走在雷狮身后,几步一停地用相机拍照。

安迷修不确定雷狮作为一个旅伴能打多少分,不过他确信他有在享受这趟旅途。

“您好,请问去XXX怎么走?”

雷狮用流利的日语和操着一口京都腔的老妇人问路,老妇人的孙女见他如此俊俏,红着脸地问他是否是和女友一起来旅行的,他笑着答,

“我喜欢的人啊,还没追到手呢。”

悄悄地指了指身后拿着相机拍景色的那人。

少女笑得很甜,她说,请加油啊。


在清水寺的人潮中,雷狮握住了安迷修的手。

“怕你迷路。”

他说。

温度从掌心传递到另一个掌心,便理所当然地攀升了几度。安迷修轻轻地动了动手指,没有抽出。

这一路,两只手都没有松开。

偶尔会有日本游客经过二人时多看两眼,大多是年轻的女孩子。雷狮听到一些只言片语,不自觉地弯了嘴角。

“好般配啊。”



天幕渐暗,花见小路灯火通明,砖石路面映着灯光的影子,偶有身着和服的女子迈着细碎的步子结伴而过。

只顾着拍照,等安迷修回过神来时同行者已不见了人影。他站在原地等,等了许久,才想起手机,不料早因电量低而自动关机了。

安迷修有些茫然地站在路中央,形形色色的行人像水流,冲刷着他的思绪。又想起飞机上那个梦,他孤身一人,只不过走廊换成了小路,手里的面包换成了相机。

直到他听到一个声音,带着可以驱散一切不安的温和而有力,对他说,

“安迷修。我在这里。”


——TBC.

评论(4)
热度(27)

© 千桜緋雪-ChioHiy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