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桜緋雪-ChioHiyuki

请叫我千。 致那些年我爬过的墙头.jpg
填坑全凭心情和催更力度_(:зゝ∠)_

【雷安】双黄线 02

▲现实AU 黑道雷×小说家安

▲看到标题了吗)交通(开车)用语对不对(敲黑板 所以本章压题(苍蝇搓手.jpg

▲本章不负责任关键词总结:酒吧 下药 嘿嘿嘿 一见钟情 VS 日后生情

前文:01



Line.02


那晚的事件之后过了一周,安迷修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您好,请问是安迷修先生吗?”

“是的我是,请问您哪位?”

“上周三,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您在中央公园旁边的巷子里救了一个人,您还记得吗?”

安迷修捏着手机的手僵了一下,攥得更用力了,太阳穴的青筋因为愤怒而绷紧——他当然记得。


那天他把伤者送到医院,这人身上连个手机都没有,他只好谎称是其家属。医生说患者头部受伤要做核磁共振,结果他一摸口袋,得,没带钱包。

回了趟公寓又折回来,前前后后忙活了一晚。

好不容易把人在病房安顿好了,安迷修靠在病床边儿上终于是顶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结果一觉醒来,床上哪还有人的影子,风从大开的窗户吹进来让他打了个寒战。要不是账户上少了几个零他还要以为自己做了一场荒诞可笑的梦。


挂了电话之后安迷修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银行卡,上头确实多了一笔钱。电话里的人告诉他医药费已经打在他的卡上了,这看来是真的。而且“那个人”——电话里的人没说名字,希望能报答他的救命之恩,约他晚上九点在一个酒吧见面。

一般来讲遇到这种事情,正常人的选择都是立刻报警,或者干脆置之不理。不过安迷修显然不属于正常人的范畴。

作为一个畅销小说家,安迷修深谙灵感源于生活的道理。他热爱新鲜事物带来的刺激,和一切不合常理的东西。这意味着他本质上是一个冒险家。

他还有着过于正直的三观,和丰富的同情心。这又意味着他是一个善良的老好人。

一个喜欢拿自己生命去冒险的善良的老好人。

所以现在他坐在了那间酒吧里。



安迷修见到了他救下的那个男人,不再满头是血、衬衫皱巴巴地贴在身上,而是梳着一头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一身剪裁得体的三件套深灰色西装,搭配油光锃亮的皮鞋和黑色皮质手套。

嚯,这位大佬是从哪部谍战片拍摄现场过来的吗。

服务生端来一杯加了冰的威士忌。

男人用紫色的眼睛盯着安迷修,抿起偏薄的嘴唇露出一个微笑,让安迷修联想到打哈欠的狮子。

安迷修手心有点儿冒汗,不知为何在这人面前就觉得呼吸困难。


“你好,安迷修。我的名字是——雷狮。”

安迷修的回复是,

“雷狮先生,我需要提醒你,这才一周,你伤口还没好,不能喝酒。”

雷狮闻言不置可否,只是看着安迷修加深了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像是在审视猎物哪个部位比较好下口一样,倒是真没碰那杯酒。

“那我们直接进入主题吧,你想要什么?”

“雷狮先生,我不是为了勒索你才救你的。”

安迷修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露出略微困惑和不满的表情。

你当然不是。一个会为了救流浪猫被车撞到左腿骨折的只会写天真少年冒险故事的人,怎么可能是贪图我的钱财,雷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过你总得有什么想要的东西,若非圣贤,人皆有欲。


“确实,救人是你的事,不过我希望你了解,报恩也是我的事。”

言下之意就是你不让我做点什么我心里过意不去,安迷修又不是傻子,这层意思他还是听得出的。

雷狮看到安迷修的脸上又呈现出为难的表情。这人表情还挺丰富。特别是咬着下唇的样子,十分的……色情。

他优雅地将上半身倾斜了四十五度,抬手招来服务生,附耳说了几句,没一会儿服务生便端来一杯淡棕色略微发红的酒。

“квас①,度数很低的饮料。你也知道酒吧的规矩,来都来了,总不能不喝一杯。既然你不让我喝,那就你来。”

再推却就显得太不上道了,安迷修只得接受那杯酒,索性闭了眼一口气灌完。

操,怎么是酸的,还有股烟熏味儿。

鲜少喝酒的安迷修五官都揪到了一块。

雷狮见状很满意,交叠双腿的时候皮鞋蹭到了安迷修的小腿。

“爽快。那,我们继续。”



雷狮提出的那些报答方式被安迷修一一否决。钱,安迷修不缺。他一个人生活,况且作为一个还算小有名气的小说家,他的资金来源足以让他住在黄金地段带落地窗的高级公寓里,他甚至还有一张健身房的VIP卡。权,安迷修没兴趣。他对这个社会没有什么不满,也不想改变它。名,安迷修够用。雷狮用更好的出版社,金牌编辑和最好的营销推广团队诱惑他,然而安迷修表示如果不是自己靠努力得来的就不是自己的东西,不是自己的东西绝不会拿。

看着这个戴着眼镜挺直了脊背看起来斯斯文文却固执得令人发指的青年,雷狮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感受到了挫败。

安迷修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嗡地震了起来。


编辑的咆哮声迫使他将手机拿的远些,免得遭受鼓膜震裂之苦。

在他不温不火的“恩”“哦”“没有”中急速攀升的怒火终于让编辑失了智地对他大吼出“把你这像一坨散发着单身老处男味道的狗屎一样的第五章撕碎了麻溜儿咽进肚子里然后给老娘滚去谈一场恋爱”然后挂掉了电话。

安迷修揉了揉自己惨遭蹂躏的耳朵,瘪了瘪嘴。

凯莉这丫头,也太不会看时机了吧。


雷狮在一旁光明正大地偷听完全部谈话,心里有了主意。

“我想我知道你需要什么了。两个问题,我们按顺序解决,”

饶有兴趣地向前倾了倾身子,他双手交叉,用一种标准的谈判口吻,丢出了一颗原子弹把安迷修的脑子炸得直冒蘑菇云。

“先从上床开始如何,安迷修。”

安迷修觉得头很晕。

“你给我喝了什么……”

“一点儿阿片类药物,剂量很小,我保证。”

雷狮捻了捻食指和拇指,似乎为了增加一些说服力——他确实就加了那么点儿。

这人就一行走的衣冠禽兽。安迷修昏过去之前愤愤地想。


来来来喝完酒该吃肉了


①квас,格瓦斯,是一种盛行于俄罗斯、乌克兰和其他东欧国家的,含低度酒精的饮料,用面包干发酵酿制而成,颜色近似啤酒而略呈红色。


——TBC

评论
热度(25)

© 千桜緋雪-ChioHiy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