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桜緋雪-ChioHiyuki

请叫我千。 致那些年我爬过的墙头.jpg
填坑全凭心情和催更力度_(:зゝ∠)_

【轰出】[NC-17]Almost Lovers -叁-

▲原著背景 私设一大堆 

▲ABO 轰总A 出久B→O 

▲双向暗→明恋

▲我流ooc 只是为了满足对轰出的xp 作者自己都觉得自己有毒

⚠️警告⚠️ 囚禁play 轰总基本黑化完成 有一些急救的血!腥场面 请勿当真也切勿模仿 有车 第二次发○期 其它预警请看外链 如有不适请立即右上角(土下座

继续打滚求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谢谢你们QwQ

前文: 

文中出现的日本歌谣:《さくらさくら》  



六月中,静冈县进入了梅雨季节。

淅淅沥沥的雨珠如擂鼓般敲打树叶,滑过紫阳花的花蕊时停留片刻,终于还是落入泥土。


轰原本枕在绿谷的腿上看书,忽然听到一阵歌声。


“樱花啊、樱花啊。

山坡上和村落里,

一眼望去无边际。

既如云来亦似霞。

朝阳之下多绚丽。

樱花啊、樱花啊。

正逢盛开时。”

 

歌声逐渐清晰起来,他认出这是年幼时母亲曾唱给他听的歌谣。


“樱花啊、樱花啊。

阳春三月②晴空下,

一眼望去无边际。

既如云来亦似霞。

芬芳无比香四溢。

快来吧,快来吧。

快把花来赏。”


他扬起小小的脑袋,好奇地去拉母亲的手。

“妈妈,樱花是什么样子的?”

“樱花啊,是粉色的,白色的,小小的那种花。开在春天的花。”

“那可以种在我们家的院子里吗?”

揉了揉小儿子的发顶,女人笑得不像在笑的人。

“……那就太可怜了。”

她这样说。


——明明很快就会凋谢,却还要为了人类的赞美而绽放。


没过多久,母亲就被送走了。

不。是被夺走的。

被从自己的身边夺走了。


年幼的轰感觉不到绷带下面那只眼睛的疼痛,他只是缩在墙角,用右手抱住自己小小的身躯。

好冷。好冷啊。

妈妈……你在哪……


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带着清冽的辛香,它从田野出发,途经山间,载着散落的桂花,越过淙淙溪水,乘风起舞,又翩跹坠下。

不远万里,只为一人。

那是春分时收割下来的艾草。



点我看轰出盖棉被纯聊天.avi



评论(18)
热度(80)

© 千桜緋雪-ChioHiy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