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桜緋雪-ChioHiyuki

请叫我千。 致那些年我爬过的墙头.jpg
填坑全凭心情和催更力度_(:зゝ∠)_

FGO印度兄弟组《腹黑弟弟控兄记》(《娜娜的反攻日记》)其二

CP:迦尔纳×阿周那(FGO)

有其他出现在FGO的角色登场(客串辛苦了,鞠躬.jpg)

女装梗有。pako太太你准备什么时候画娜娜的女装啊(((



作为刚刚来到日本入学迦勒底学园的高三插班生,迦尔纳对于【学园祭】这种新奇的事物充满了好奇。

“迦尔纳君,你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印度人居然是跳舞白痴吗?!”

伊丽莎白·巴托丽,学生会活动部部长,双手叉腰一脸看火星人的表情瞪着第三次踩到她鞋子的瘦高男生。

“虽然是印度人但也不一定都是舞蹈能手吧……你这是偏见啊伊丽莎白酱。”

脾气温和人长得又漂亮的学生会副会长贞德·达尔克一边纠正白发黑皮的高大男生跳舞的节奏,一边探过头来帮她的同班同学说话。

“就算你这么说……对了!我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伊丽莎白掏出了手机敲敲打打,其他几人都疑惑地望着她。

“他答应了。”

她抬起头,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谁答应了什么?”

贞德一头雾水。

“阿周那啊。他跳舞超好的,初中他被戏剧社请去当外援,那支舞简直成为了整部戏剧的精华啊精华!”

“等等……我没记错的话你说的那次……唯一一个有舞蹈戏份的角色应该是一位异国的舞姬吧?!”

和伊丽莎白及阿周那是初中校友的EIMIYA对贞德道谢后坐到沙发上陷入回忆。

“什么?!”

贞德一脸懵逼。

“是啊,当时除了我们这些知情人士,没人能看出那是阿周那啊~”

伊丽莎白耸着肩,笑得一脸得意。

“不过当初的戏剧社社长能说服他就已经可以称之为奇迹了,你又是怎么做到的?就我所知他们兄弟关系不好啊……”

EIMIYA帮贞德倒了杯水。

“这很简单。你看。”

说着伊丽莎白就把她的信息给众人看——

「阿周那同学,我们现在陷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危机!而能够化解这个危机的只有你了!请务必解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在第二排练厅等你!P.S.:迦尔纳也在哦,这是展示你能力的绝佳时刻!」

然后阿周那的回信是——

「请将一切都放心交给我阿周那吧。速到。」


“……”

“……”

“……”

贞德和EIMIYA是一脸敬佩,迦尔纳则是一脸茫然。

阿周那推开门得知事情的真相后已经追悔莫及……毕竟印度人是相当重视承诺的。


为什么我非得教迦尔纳跳舞不可?

而且我还得跳女步?!

凭什么我还要穿裙子?!!

阿周那的内心已经是一条喷火龙了。

伊丽莎白对于让他穿裙子陪迦尔纳练习的解释是“真正和舞伴跳舞的时候不能让迦尔纳踩到女士的裙摆而出洋相”——听上去好像有那么点道理的样子(……)。

还好他们学校的留学生宿舍是位于校外的公寓,并且客厅十分宽敞。

如果让这种样子被别人看到他一定会先杀了迦尔纳然后自杀。

阿周那忍住额角跳动的青筋。

“虽然有听说过,但是亲身体会竟会更加钦佩。这熟练的舞步,简直是天赐的才能。”

迦尔纳发自内心地说出褒奖的话语。他在这位优秀的老师数日的斯巴达式训练中已经从踩裙摆狂魔变为了可以跟上音乐节奏的正常人。

“而你则蠢得像一个木桩。”

阿周那毫不客气地批评道,没有注意到他一瞬间情绪化导致动作幅度过大,即将撞上茶几的事实。

“小心!”

迦尔纳用搂着阿周那腰身的手臂强行扳过他的身体想把他从危险中扯出来,结果踩上了阿周那的裙摆——两个人喜闻乐见地双双摔倒在地。


“你干什么你这个呆子!”

阿周那终于发出了怒吼。

他愤怒地扭动着想要从迦尔纳身下挣脱出来,不过很快他就像是触电了一样停住了。

一动也不敢动,声音有点颤抖地说:

“请你……解释一下现在的状况。”

因为姿势和身高相仿的缘故,两人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下半身正好贴在了一起。

“不是因为你一直扭吗?”

迦尔纳皱着眉一脸无辜。

“我……你……”对个男人也能硬?!

“这确实很令我感到惊讶,不过你说的是事实。”

迦尔纳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一现象。

你是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的!阿周那觉得自己要死了。窒息死。

“你准备什么时候起来!”

“啊抱歉。”

迦尔纳站了起来,顺道把被自己压了半天已经喘不过气的弟弟也拽了起来。

“你去哪儿?”

看着迦尔纳一边宽衣解带一边毫不停顿地离开,阿周那条件反射地问了一句,当然随后就后悔了。

“难道你要帮我解决吗?”

迦尔纳拖得只剩条内裤,指着自己那顶小帐篷,歪着头。

“谁要那么做啊!变态迦尔纳!”

“啊,脸红了。”

“没有!”

阿周那就这么目送着迦尔纳脱得精光走进浴室,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发烫的脸埋进手里。

“真是见鬼……不就是同性的衤果体吗!为什么我也……”

还好裙子蓬松,看不出来。


结局是迦尔纳因为冲凉水澡感冒了。

阿周那听说在日本有句老话讲“傻瓜不会感冒”,但眼前这人不但感冒还发了烧。

为什么我非要负责照顾他不可啊。

而且练习也白费了。

伊丽莎白在听说迦尔纳发烧后,很爽快地免除了迦尔纳在学园祭上的一切任务并把照顾迦尔纳的重担全权交给了身为弟弟兼舍友的阿周那。

所以阿周那就成为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和迦尔纳跳完一整支曲子的人。



评论
热度(26)

© 千桜緋雪-ChioHiy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