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桜緋雪-ChioHiyuki

请叫我千。 致那些年我爬过的墙头.jpg
填坑全凭心情和催更力度_(:зゝ∠)_

【迦周】MIRAI -for the present-

滴滴滴——

(你们懂得)



※※※

第二年的深秋,迦尔纳在一个有些温暖的午后醒了过来。

按时来做护理按摩的护工女孩儿,正好是之前那位司机老先生的女儿,她的父亲早已痊愈,而这位乘客先生却迟迟未醒,父亲便觉着自己也有份责任,差医院的女儿去尽些微薄之力。

她正认真地擦拭着床上这位苍白的先生的手,就看到小指微微动了动。她只用了半秒时间就按响了传呼铃,并激动得差点踢翻了水盆。

医生和护士们惊叹着医学史上的又一次奇迹发生,风尘仆仆赶来的红发女人却没有露出太多高兴的情绪。她环臂靠着病房外的墙壁,嘴里叼着没有点燃的香烟。

为什么不早一点醒来呢……至少可以见上最后一面。


迦尔纳醒来之后恢复得很快,大约一周时间就可以脱离轮椅下地走路了。

无需多日,整个医院的大半年轻女孩子都知道有那么一个样貌帅气的男性病人,每天都坐在院子里看那颗槐树的树叶飘落,看上去在等什么人。

真是痴情的男人呐。她们在心里兀自编纂着各式各样的故事。

这天,一位年长的红发女性走了过去向他搭话。

“放弃吧。他不会来的。”

老师还是叼着没有点燃的烟。因为医院内禁止吸烟的关系,她已经浪费了好几根高价香烟了。

“……果然还是没能赶上,那盒蛋糕。”

迦尔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心脏被掏空只剩下空壳的人,早已失去了感情。

“不。我想你那蛋糕是赶上了。你没能赶上的,是对方的回复啊。”

老师右手搭在长椅背上,递给了迦尔纳一沓资料。

他一边翻看着手上的资料,一边听着耳旁老师的有些低沉的声音讲着故事。他的眼瞳中有了神采。

那是在他缺席的那段时间里发生的,关于他最在乎的人的,他所不知道的故事。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TBC.


那个,乘客们,不要担心,真枪实弹的车还是会有的,娜娜在梦里的那些事情,马上就会在现实中(the future篇)发生了(咳咳)……

关于蛋糕为什么是咸的……是娜娜把那个惨不忍睹的“sorry”柠檬芝士蛋糕拿回家后,一边吃一边哭的缘故……

娜娜成为魔术师之后钻研了一年,追寻“使人体时间回溯”的魔术。在这期间迦迦一直是昏迷状态,靠两个人之前的积蓄(是能随手买别墅的有钱人哦)住在最高级的特殊监护病房里。

放一句我写这篇听的BGM的歌词吧——你的未来,便是我的未来(キミの未来が、私の未来)。

评论(12)
热度(44)

© 千桜緋雪-ChioHiy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