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桜緋雪-ChioHiyuki

请叫我千。 致那些年我爬过的墙头.jpg
填坑全凭心情和催更力度_(:зゝ∠)_

【带卡】山神大人和他的神使 ①

CP: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食用前注意事项:

山神×白狐神使设定(日本神怪背景)

前期是仔土和仔卡,后面会慢慢长大,大概是养成系?

水门班大三角原设保留,但是结局一定会归于带卡。琳在下一章就会退场,你们信我啊(尔康手)!

那么请往下看↓



清晨的阳光穿透厚厚的常青树枝叶之间的缝隙,抚过柔软的草地,裹在蜷缩成一团的小小白狐身上,形成一片朦胧的金色。

有脚步声渐渐走近。一双黑色的布鞋停在了小白狐旁边。鞋的主人弯下腰,用手指戳了戳白狐的脑袋。

“你是从哪里来的?”

怎么戳都得不到回应,这样子肯定是昏迷过去了。

小白狐很轻,被年轻的山神一手就拎了起来。

看到那左眼刺目的伤痕和血迹,年轻的山神决定把这可怜的小家伙先带回去,治好伤再说其它。

不过这只白狐样子有些奇特,不同于其他的白狐,它的嘴部是黑色的。就像带着嚼头的样子。


昏迷了三天之后,小家伙总算清醒过来。

“终于醒啦。你叫什么名字?”

入眼的便是一只属于少年的修长有力的手。

被那只手胡乱揉了揉头毛,小狐狸甩着脑袋逃开,一阵白烟过后,出现的是一名白发少年。

“我叫卡卡西,旗木卡卡西。”

少年戴着黑色的口罩,头发朝不同的方向翘着,一脸拒人千里之外的防备和疏离。

“那个旗木家的?你怎么会跑到我的山里?”

年轻的山神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看着这名比自己小上些许的白发少年。

“我……”

卡卡西低下头,试图隐藏自己的情绪。他刚刚目睹了父亲的死亡,为了躲避追杀,不知不觉就跑到了这座人迹罕至的山里。

“总之,谢谢你为我疗伤。今日你救我一命,他日我定当以命相报。”

年少的白狐,抬起头直视山神,仅剩的一只右眼中透露出略显稚嫩的倔强,和不符合年纪的觉悟。

“噗,真是一只傻狐狸。卡卡西?恩……我看你叫笨卡卡还差不多。笨卡卡,笨卡卡!”

山神愣了一下,突然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捂着肚子笑了起来,滚在榻榻米上,硬生生把深色的狩衣压得变了形。

“我可是山神哦,超级厉害的山神大人哦,就你一个小白狐,能怎么报答我?”

好不容易止了笑,他用袖子蹭了蹭笑出来的泪花,一脸戏谑地看着面前气鼓鼓的小白狐,又被小白狐炸毛的样子逗乐了。

“咳咳,我救你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嘛……看你也不像是有家可回的样子,不如,就住在我这儿,陪着我吧。我一个人也……怪寂寞的。”

山神呈大字形躺在榻榻米上,歪着头看向卡卡西。

注意到对方的视线,卡卡西转过头来。

“诶?”

没有想到对方的要求只有这些,这下换卡卡西愣住了。

他的尾巴轻轻地扫着榻榻米的纹路,毛茸茸的耳朵向前倾着,让山神不禁起了捉弄的心思。

“说起来,还没做过自我介绍吧,我呢,是这座山的主人,我叫……恩……你就叫我带土就好了。”

哎呀,手感真好……

趁着小白狐还在发愣,玩心大起的山神凑到卡卡西身后,对那对耳朵和那条尾巴动手动脚起来。

“别,别弄,很痒的!”

卡卡西蹲下身,用手捂住头顶的耳朵,尾巴也缩了起来绕在脚边。

“让我玩玩嘛,有什么关系……喂,喂你别跑啊,笨卡卡,快回来啊你上哪儿去笨卡卡——”


独自一人守护了灵山千年的山神,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是他捡回家的白狐。

正式在神社住下的白狐,虽然并非是神使,却承担起了照料神明大人的职责。

比如说给睡姿十分不雅的山神大人掖好被角,半夜还要起来检查山神大人有没有把被子踹到一边像只泥鳅般滚到角落去。

比如说在久未打扫的神社里进行大扫除,还要应付各种捣乱制造麻烦的山神大人,清理院子里的杂草等等。

再比如说陪着山神大人给姑获鸟造窝、帮狸猫妖搬家、替山姥采药草……甚至给鵺带孩子这类的意味不明的事情。每次带土总说是一时兴起,再加上什么遇到了有困难的妖怪就要伸出援手的神生信条云云,让卡卡西一点脾气都无。


这天,有只鸦天狗落入了灵山,似乎是来送上给山神的贡品的。

“山神大人,这位是新的神使大人吗?”

鸦天狗指了指正在晾床单的卡卡西,好奇地问道。

“神使?”

带土一边往嘴里塞着三色团子,一边看向卡卡西的方向。

“山神大人没有和这位狐妖签订神使契约吗?那狐妖为何会……这样积极地替山神大人做事呢?”

鸦天狗不禁更加好奇起来。

“等下,你说的神使的契约——是怎么回事啊?”

带土把团子咽了下去,啊,果然这种团子的味道最好了。

“神使的契约就是……”


鸦天狗向带土告了别,就扇动着他漂亮的黑色羽翼飞走了。

带土拿起最后一串三色团子,正准备下口,卡卡西刚好完成了手里的清洁任务,坐到了他旁边。

毛茸茸的脑袋很自然地靠在了带土的肩膀上。看起来是很累了。

“喂,笨卡卡。”

“唔嗯?”

被塞了满嘴的甜食,卡卡西皱着鼻子,一脸苦相。

“你想不想……成为神使?成为神使之后,就要一直和我在一起了。不过可以治好你的眼睛。因为你能得到我的力量。”

带土摸着卡卡西的大尾巴,回忆着中午从鸦天狗那里得到的情报。

“随你喜欢。说起来,……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

卡卡西碰了碰左眼的伤疤,声音弱了下去。

“……唔?!”

卡卡西被突然放大的带土的脸吓了一跳,不过更震惊的事情还在后头——嘴唇被软软的东西贴上了,一股暖流自口中蔓延到四肢百骸。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大爷的人啦。”

故意用十分臭屁的语气,带土叉着腰怪笑起来。

眨了眨恢复了视力的左眼,卡卡西还有点没转过弯来。所以刚刚……

“你刚刚……那可是我的初吻啊……”

“你说什么笨卡卡!你有什么不满吗!本大爷也是第一次——”

两个人就这个契约之吻争得脸红脖子粗,最后也没争出个结果,不了了之。

自那天以后,卡卡西感觉自己和带土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不过那究竟是什么变化,当时的他还无法得知。


曾经以为这样的属于山神和他的神使的故事会一直持续下去。

直到灵山出现了第二个闯入者——那是一个笑容温暖明亮的人类女孩儿,名字叫琳。

“带……”

卡卡西拎着刚钓到的鱼兴奋地去找带土分享喜悦时,目睹了跪坐在庭院台阶上的少女轻轻将鲜花编成的环戴到带土头上的一幕,他看到带土是那么的开心,好像得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那个样子的带土是他从未见过的。

陌生而特别的情感,让未经世事的白狐手足无措。他的手有些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许久才记得收回。

鱼摔在了草地上,垂死挣扎着,将它钓上来的人却无暇顾及。


——TBC

评论(16)
热度(78)

© 千桜緋雪-ChioHiyuki | Powered by LOFTER